傷 別 離

[來源:未知][作者:南京新聞網] [日期:2019-06-09 08:26]

◇ 華 野

于娟每晚都要和遠在巴基斯坦施工的丈夫楊志峰微信語音通話,可今晚他卻沒有回音。在給孩子喂完奶后,于娟一直等待著、等待著,終于熬不住了,也不知什么時候昏昏睡去。

第二天早上6點醒來,于娟打開微信一看,凌晨5點時分,丈夫逐次發來的5條微信赫然在目,她迫不及待地讀了起來:

——娟,昨天夜里項目部駐地外發生了恐怖襲擊,有2名當地保安在襲擊中身亡,還有幾名保安受傷,我毫發無損。駐地停水停電,網絡也中斷了,剛剛才來電,網絡總算通了。

——閨女咳嗽好點了嗎?真想她呀……當然,更想閨女她媽!

——恐怖襲擊時,我們項目部成員都呆在宿舍里,望著夜空中的星星,不約而同地想到了祖國。隨著祖國的日益強大,我們在異國他鄉越來越能感受到生活在祖國的幸福和美好。

——娟,我覺得夜空中那些閃耀的星星就像你的眼睛,特別明亮。說真的,遇到恐怖襲擊時,一開始我還有些害怕,可一想到你,想到祖國,我就什么都不怕了!

——怕打擾你休息,沒敢用語音通話。好了,不聊了,你休息吧,晚安!不,應該說早安,你那里已是黎明了!

于娟看罷短信,才知道昨晚丈夫為什么沒有和她通話,原來他那里發生了恐怖襲擊。還好,丈夫平安無事。在輕舒一口氣的同時,于娟又陡然增加了許多擔心,丈夫那里還會不會發生恐怖襲擊和動亂呢?

躺在床上,望著女兒瑤瑤熟睡的粉紅色小臉蛋,于娟的腦海里全是丈夫的影子。恍惚之中,她一會兒好像看見志峰被槍打傷,鮮血流了一地;一會兒又仿佛看到夫君歡笑著向自己奔來,兩個人緊緊擁抱在一起……終于,她的心緒平靜下來,回憶起和志峰相識相戀的日子。

當年,于娟可是個眼光高的冷艷姑娘。也難怪,她知識分子家庭出身,又是名牌大學畢業,工作單位也不錯,長得漂亮不說,又兼有模特身材,所以男方條件一般的,于娟都不去看。那次要不是舅媽向母親說了一大堆小伙子的優點,什么小伙子一心撲在工作上,年紀輕輕事業有成,什么小伙子有愛心,對父母孝順,恐怕也就沒有后來的這份姻緣了。

當時兩人一見面,于娟便被小伙子儒雅的外表吸引了幾分,本以為搞地質勘探的人,一般都是性格粗獷、又黑又壯,沒想到還有這種玉樹臨風型的。后來通過交談,于娟也覺得這個男孩子不錯,不但懂得多,而且風趣幽默、體貼人。比如初次在茶吧見面,他不僅讓服務生續水時先給女生續滿,而且還主動幫她打開茶杯蓋,同時借著兩個人喝茶的光景,聊起了品茶的見聞,雖然感覺有些賣弄,但他的眼睛里流露的全是溫柔和真誠,仿佛這個小伙子身上具備了所有好男人的品格。于娟一下子淪陷了,心如撞鹿,暗想難道自己的白馬王子已經來了?

初次見面后,兩人都覺得挺好,便開始正式交往。應該說舅媽介紹的這個男孩子真的不錯,戀愛時處處讓著自己,婚后第二年便被提升為國際業務部副經理,同事間有什么事請他幫忙,他總是痛快地應承下來,認真去辦,單位領導和同事們都喜歡他。可事物都有兩面性,男人的這些優點放到婚后生活中,卻成了不能兼顧家庭和愛情的一個缺點。他把精力都投入到工作和事業中,還有多少精力來經營家庭和愛情呀?以前還好一些,自從出征巴基斯坦后,別說指望他照顧家,現在就是一年半載見上一面都難。

為了響應國家“一帶一路”倡議,中煤地物探局開拓國際國內兩個市場,實施“走出去”發展戰略,與巴基斯坦一家國有能源公司簽訂了一個石油地震勘探項目。

實話實說,巴基斯坦和我們國家的關系還是很好的,但經濟比較落后,而該項目正處在“一帶一路”線路的重點地區。從某種意義上講,在這個時有恐怖襲擊、經濟欠發達的國度開展地震項目,也是為了支持當地經濟建設,展示中國地勘央企勇作為、敢擔當的精神風貌。

中煤地物探局巴基斯坦項目施工區環境惡劣、長年風沙,夏天更是烈日炙烤。于娟還清楚地記得,上次春節志峰休假回家,人曬得那叫一個黑,差點都沒認出來。

這次,為了保證施工進度,項目部決定春節不放假,全體成員堅守崗位。得知丈夫春節不能回家,于娟有些心疼和難過,又有些失落,微信語音詢問丈夫:“志峰,能否請假回來幾天,看看父母和孩子?難道你就不想我嗎?”

志峰答道:“想呀,怎么能不想呢?我做夢都想你和孩子,好幾次我在夢中看見你穿著一身飄逸的連衣裙向我走來,可我張開雙臂去擁抱時卻醒了。娟,你是我的好媳婦,你應該理解我的職責和難處,作為項目負責人,你說我能離開正在施工的隊友們,自己請假回家過年嗎?我肯定不能這樣做!媳婦,你也會支持我的,對吧?”

于娟嗔怪道:“就你會說。行了,不和你貧了。那你就再堅持一陣子,等工程一完就馬上回來,別出去瞎跑!”

志峰由衷地說:“請娘子放心,我身在國外、心向祖國,保證忠于黨、忠于人民、忠于老婆,為國爭光,努力工作!也懇請老婆大人保重身體,你既要上班,又要帶孩子,千萬別累壞了身子,有什么重活兒、累活兒等我回去時讓我干,把你和孩子的臟衣服都給我留著,我回家后一起洗!”

“呸,你凈說好聽的。等你回來洗,那臟衣服還不堆一屋子呀,都味兒死了!你想存心害死我們娘倆,重新再找一個是吧!”

“不敢不敢,天大的冤枉,我可沒有這樣的想法。我就覺得你最好,比七仙女都好,你要是不在了我也不活了,隨夫人而去了啦——”最后一句,志峰有意學著京劇念白的韻味說道。

于娟連忙打斷話頭:“行了行了,人家和你開個玩笑,你別老不活不活的,多不吉利呀。我告訴你,必須好好活著,注意安全,回來不能有一點兒傷,少一個零件我饒不了你。另外,家里你就放心吧,我不會拖你的后腿。好男兒志在四方,你在外面闖闖也好。沒準兒哪一天我就帶著瑤瑤去探親呢!”

聽罷妻子的話,志峰激動不已,又心酸不止,他有些哽咽:“娟,你真好!你知道我為什么叫志峰嗎?就是志在遠方的高峰,攀登人生的珠峰。也許你覺得我事業還不行,的確,我才剛起步。但我想說,在生活路途的跋涉中,我已站在了我的珠穆朗瑪峰,你就是我生命中最高最重的支撐!等著我,回去后一定好好補償你!”

“好啊,我等你!孩子馬上要醒,該喂奶了,先不和你說了。”于娟放下手機,看著身旁過完百日沒幾天的女兒,眼中不禁泛起了晶瑩的淚花,心中既有一份對丈夫工作與事業無怨無悔的支持,也有為自己及寶寶不能享受到夫愛和父愛的委屈與憂郁,可又有什么辦法呢?“既然選擇了遠方,便只顧風雨兼程!”看來這不單單是一句詩,也是地質夫妻的生活寫照……

友情鏈接:

7m篮球比分网